厦门[切换]
郑超设计师福建 - 厦门市
访问12503|作品10
代表作品
  • 本案的风格定位为后现代风格,不确定性是后现代主义的根本特征之一,对历史风格采取混合、拼接、分离、简化、变形、解构,综合等方法,运用新材料、新的施工方式和结构构造方法来创造,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形式语言与设计理念。讲究人情味并使用非传统的色彩,以期创造一种溶感性与理性、集传统与现代、揉大众与行家于一体的“亦此亦彼”的建筑形象。将古典与现代,传统与时尚的元素兼容并蓄,既对立又统一。设计手法因此也可以达到多元化,灵活多变,利用多种不同的材质组合空间,光亮的,暗淡的,华丽的,古朴的,平滑的,粗糙的相互穿插对比,形成有力量但不用生硬,有活力但不稚嫩的风格。由曲线和非对称线条构成,如花梗、花蕾、葡萄藤、昆虫翅膀以及自然界各种优美、波状的形体图案 等,体现在墙面、栏杆、窗棂和家具等装饰上。线条有的柔美雅致,有的遒劲而富于节奏感,整个立体形式都与有条不紊的、有节奏的曲线融为一体。 本案的风格定位为后现代风格,不确定性是后现代主义的根本特征之一,对历史风格采取混合、拼接、分离、简化、变形、解构,综合等方法,运用新材料、新的施工方式和结构构造方法来创造,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形式语言与设计理念。讲究人情味并使用非传统的色彩,以期创造一种溶感性与理性、集传统与现代、揉大众与行家于一体的“亦此亦彼”的建筑形象。将古典与现代,传统与时尚的元素兼容并蓄,既对立又统一。设计手法因此也可以达到多元化,灵活多变,利用多种不同的材质组合空间,光亮的,暗淡的,华丽的,古朴的,平滑的,粗糙的相互穿插对比,形成有力量但不用生硬,有活力但不稚嫩的风格。由曲线和非对称线条构成,如花梗、花蕾、葡萄藤、昆虫翅膀以及自然界各种优美、波状的形体图案 等,体现在墙面、栏杆、窗棂和家具等装饰上。线条有的柔美雅致,有的遒劲而富于节奏感,整个立体形式都与有条不紊的、有节奏的曲线融为一体。

    10930+1

  • 在进行设计之前与业主之间进行了细致的沟通,对业主的设计诉求进行了比较好的把握,选择的是美式风格:宽大,舒适,杂糅各种风格的特点。在整体的设计风格以及空间布局上都考虑到了业主日常生活所需要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让整体的风格体现得有文化感、有贵气感,富有自在感与情调感。在家具颜色的选择上选择了统一的主色调,很好的继承了美式风格的精髓所在。

    10760+1

  • 硬朗的灰,纯粹的白,笔挺的直线造型,优雅而神秘的那几处“色”,轻柔却又有力地存在于空间当中,充分体现了“对比产生美感”设计理念。 “月到风来满目情,心驰神往一湖春”。绿色,就那画龙点睛的几处点缀,却点出了春暖花开的意境。婉约之简,融入淡淡的色,使形与色,相依在光的柔媚之中。“素”在此时的空间中亦是一种“雅”。 在以落地玻璃为通透隔断的隔而不断中,空间开始随光和色而变换节奏,白色的墙也不再孤独地“素”着。墙和地的深浅对比,就像空间里的两面旗,被高高举着,而“简洁纯粹”和“如影随形”的空间之间的交相辉映,塑造出轻松而安静的“境”和勾画出清晰而干脆的“界” 光影的律动,照耀着那一点点绿,融合在深浅之间,绚丽地存在着,闪亮地在眼前舞动。每一个触手可及的角落,开始活跃起来,开始有“色”,有“感”,开始以“色”为界,穿越在一条条直线和一片片白色和灰色之间。光影层次在沉稳底色的衬托下,突显的饱满而纯粹。

    10200+1

  • 现代都市的快节奏生活中,家仿佛是人们一处脆弱的庇护所。 回家,一如倦鸟归巢,一如扁舟靠岸,人们对家具有的不仅仅是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或许还具有更为深层次的心理需求,希求它诗意盎然,也或许宁静致远、悠悠禅意,这正是品辰对本次新中式风格设计的探索。 整个空间在充满中式的古色、天然质感里,显得沉静而脱俗,低调而精致,但同样不乏些许现代硬朗、干练、生动的气息。正所谓避世而不疏世,这正是品辰所追求的设计中的平衡之美。 本次设计欲以本套新中式设计,传达“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高远意境,住户在品味隐居禅意的同时,便懂得陶渊明这位朴素“大富翁”的生活哲学。

    10190+1

  • 深沉的黑,纯粹的白,笔挺的直线造型,优雅而神秘的那几处亮色,轻柔却又有力地存在于空间当中,充分体现了“冲撞产生美感”设计理念。当私人住宅和智能化的家居生活,杂糅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美是不言而喻的。

    9480+1

  • 本案在设计的时候,更多的运用具有张力的设计感去阐述人内在的需求以及文化内涵,用空间表达内在的诉求和自省。别墅的内部空间表达,附着于建筑架构之上,通过异材质的搭配质感与层次,增加了空间的透视感和节律。精简的新艺术的线条穿插于整个量体中,视觉点得到极大的延展,新东方的装饰语汇糅合在西方的空间架构上,交互式的文化撞击打破固有的设计风格的束缚。但是整体的把握又是相互衔接,色调以及木质基调铺展交互相映,减弱了冲突感。 不同于调性浑厚的客厅,地下室在设计构思上将其隔断成若干的功能性区域,气氛更加活跃轻松,设计充分考虑人的领域感和私密性对功能环境的需求,从而使人和环境达到最佳的相互适应的状态,领域实际上是对一个人归属感和自我意识的肯定。半开放性的隔断营造呼吸通透的量体区间,拨动环境的韵律。松树,花,琴棋书画的古典东方陈设铺设出鲜活的能量,渗透于每个角落。 采光的设计思考,巧妙利用了地下室的天光,光影交错,虚与实的表现,明暗交替的层次感,使得室内外的环境模糊而融为一体,和谐交融,心尽释然。时间造就空间,顺应自然光线的轨迹,空间赋予的能量延展到每个角落。设计调性的平衡,减弱了不同风格在同一空间的矛盾与冲突感。 东方和西方的相遇,是文化的交叠,也是设计者和居住者思维碰撞。设计传达的雅致的空间情绪,是隐于室的居住者的生活态度的体现。儒雅的韵味是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而设计也不仅仅是流于表面的艺术形式,感官的刺激激发了精神的层面,最终,通过设计去和居住者产生共鸣甚至是影响和改变。

    8170+1

到第
推荐设计师